第三九五章 洗牌重来(中)(1 / 1)

有一件事困扰了莫律很久,安可期不care其他异性,又处处维护前任陆遇,那为什么她非要分手呢?莫律百思不得其解。

一个冬日的午后,安可期正在练习画丛林,莫律小心翼翼地凑过来问她“可期姐,我还有一个问题,你为什么一定要分手呢?你又不是不能等,你又不着急嫁人!”

安可期指了指画中空白的位置,对莫律说“你知道这里为什么要留白吗?”

莫律困惑地摇摇头。

安可期说“因为这里我要画一束光,人生如画一样,要适当留白,这样才会有光照进来。”

莫律还是似懂非懂,她刚要开口追问,安可期便说“不懂就自己去思考,时间会给你答案。”

时光步履匆匆,转眼间就到了2019年的年终岁末。这个时间点可能对于其他人没什么特别,可对于秦方圆和欧阳晓晓来说,十分特别。秦方圆守孝三年结束了,欧阳晓晓等着他守孝三年也结束了。在晓晓爸和晓晓妈的催促下,张罗婚礼订酒店订婚纱成了不得不做的事情。欧阳晓晓突然感觉自己是个完成任务的机器,下一项任务就是婚后赶紧生出个孩子。

安可期发微信给她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感觉,你们的爱情很感人啊!修成正果不好吗?

欧阳晓晓回这三年其实过的平淡无奇,搬走前他敏感脆弱,搬走后他清心寡欲,他或许是个不错的结婚对象,可我很多次问自己,我对他是同情还是爱情?

安可期打下了一行又一行劝说欧阳晓晓的文字,可她读了一遍感觉有点世故有点违心,她又删除了,最后她回我是个花了十二年连一段恋爱都没谈明白的人,我给不了你正确的参考答案。但我希望你幸福,不是看起来幸福,是真正的幸福。

欧阳晓晓在嫁人之前犹犹豫豫到底该不该嫁,秦方圆则不犹豫,虽然他也说不清自己对欧阳晓晓是感激还是爱情,但他知道,他不娶欧阳晓晓那可就成了背负骂名的千古罪人。要说欧阳晓晓和秦方圆决定结婚,还得感谢一个被很多人遗忘的人,阿查。

阿查的结婚请柬点开后,新郎新娘都很眼熟,兜兜转转,阿查还是娶了白冰清,理由还是未婚先孕。欧阳晓晓看着看着就笑了,她这次彻底释怀了。

欧阳晓晓和秦方圆办婚礼的酒店选在了铁西区,这里离他们俩的婚房很近,婚房是一间又老又小的二手房,以秦方圆现在的条件,还清债务后只能买得起这套老破小,可当下代表不了以后,他们俩来日可期。

安可期问“你办婚礼时,菲菲应该正在坐月子,不能参加了吧?”

欧阳晓晓说“她已经把二胎打掉了,你还不知道吗?”

安可期有点吃惊,她和裴菲菲已经好久没联系了,安可期说“估计她听到我已经分手的消息,也会和我现在一个表情吧?”

有些疏远,悄然无声,世间不易,人人自渡。

上一章 书页/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