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九四章 洗牌重来(上)(1 / 1)

宁静的夏天在忙忙碌碌和熙熙攘攘中悄然退去了燥热,秋天携清爽而来,随之而来的还有那一缕抹不掉的淡淡的忧伤。最近俩月,陆遇也不常匿名快递车厘子了。安可期和杜墨初不再什么活都接,他们如今已经有了选择甲方的资本。闲暇时,安可期喜欢研究空间与浮雕如何相辅相成,情怀如何以浮雕的形式呈现,灵魂如何与浮雕完美契合。杜墨初则更务实,他只研究浮雕如何更鲜艳更细腻,如何保持更久的时间。莫律的心思则不在浮雕上,当然也不在财务上,莫非在短视频和烹饪上?都不是!她的心思在杜墨初身上。

莫律喜欢杜墨初这件事已经不能再明显了,她用安可期做小白鼠,煎炒烹炸千锤百炼,终于把杜墨初喜欢吃的几道菜变成了自己的拿手菜,此后安可期再也没有吃过莫律做的那些菜,安可期对此耿耿于怀。

安可期说“你俩要谈恋爱就大大方方的谈吧,我又不是瞎子!”

莫律胆怯地问“姐,你这次不反对啊?”

安可期说“我又不是你妈,我反对这个干吗?”

莫律说“可我们年龄差的很大。”

安可期说“你不嫌弃他老,他不嫌弃你小,差多大又能怎样?”

莫律和杜墨初自此恋情公开,他们俩时不时地撒些狗粮给安可期,安可期表示自己祝福他们俩但也不影响自己看不上他们俩,再发现他们俩上班时间撒狗粮就在办公室养只狗,否则狗粮没人吃有点浪费。这种玩笑话莫律和杜墨初是没当回事儿的,在一次莫律和杜墨初偷偷翘班出去约会并发了朋友圈之后,办公室里出现了一只狗。

杜墨初第二天看见狗后惊讶地说“你还真买了?”

安可期淡定地答“我说过的话哪有一句不兑现的。但是,狗钱从公款里扣,并且以后它的衣、食、住、行费用你俩出,这是弥补你俩对我伤害!”

莫律说“那能有多少钱,我们出。姐,你怎么不买只小狗啊,从小开始养才亲啊!”

安可期说“睁大你的眼睛看清楚了,它才两个月大。”

莫律抱起狗,质疑地问“怎么可能,两个月就这么大了?”

原来安可期买回来一只巨型比熊幼崽,它是一只超爱吃冰淇淋一惹祸就认怂的狗,安可期给它取名叫安丢丢。安丢丢越长越大,能给抱它的人带去无限温暖。

深秋渐凉,只有莫律和安可期在办公室的时候,莫律会问“丢丢好暖啊,可不可以借我抱抱?”

安可期便回“那你家杜墨初能借我抱抱吗?竟问废话,不借!”

莫律会像小孩子一样回去告状,然后杜墨初会在施工时挑些毛病替莫律出气“安可期!你这沙子放太多了,你是要做沙雕吗?”安可期心知肚明,白了他一眼了事。他们仨就这样,相生相克,相克相生。

有一次,莫律和安可期聊起陆遇,莫律刚要替安可期抱怨陆遇是个渣男立马被安可期制止了。

安可期问莫律“你听过一首小诗吗?风吹屋顶瓦,正打破我头。瓦亦自破碎,匪独我血流。我终不恨瓦,此瓦不自由。”

莫律似懂非懂,但她记住了一点,不可以在安可期面前说陆遇半点不是。

莫律和杜墨初也会偶尔给安可期介绍新的异性,但安可期那张嘴,基本不出三句,就将异性气跑了,例如有一次,安可期被逼无奈和一个小自己三岁的男人见面。

安可期第一问“你为什么要找比你大的?”

对方回“其实年龄大一点好,不像小女生那么不懂事,总是要人哄。”

安可期回怼“嗯,年龄大的确不用哄,但年龄大都得供着!”

异性面前,安可期从不温柔,甚至浑身带刺,她的温柔似乎都给了安丢丢。

上一章 书页/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