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百六十六章 两片月(上)(1 / 3)

野火的梦境很漫长,毕竟那是一个有着数千年漫长人生的“上载者”,数千年的生命历程,积累了无穷尽的素材,建构的梦境也是无比复杂。相比较而言,他抵达太阳系,布局搜索时空“异常”,直至切分“新旧”的关键性发展,只算是人生中微不足道的一瞬。

罗南知道,最后这一截是重中之重,但他没有刻意去促成这段关键情节的循环,而是依然保持超然姿态,任由这巨量的素材,汇入到“载体”的梦境中,随意拼接组合。

所以,罗南虽然了解了“野火”的一生,却不是沿着相对规整的时间顺序来认知,依然是纷杂错落。更别提梦境的时间流速非常扭曲,几千年的人生历程貌似弹指一挥,又似永无穷尽,花费了他大量的精力,看到了无数个有意义或无意义的循环,才从搜集的虚实莫辨的信息中,整理出“野火”大致的人生线索。

与之同步的,是大量的无法索解,又或将解未解的疑惑:

“破烂神明披风”那边,也有一个太阳系,与“披风下的三只猫”是什么关系?罗南与“梦境”相关的猜测,能否解释这些?

“外面”的“太阳系”似乎还没有进入“诸天神国”的视线,依然在中央星区的管辖范围外,可这还能坚持多久?

野火的“金主”,那个似乎在“破神”组织里身居高位的家伙是谁?李维、屠格与之紧密相关吗?梁

庐所遭遇的背刺,是否源自于他的“杰作”?

还有那直接撕裂了“野火”,让他变成“新旧”两个的波光……从“新·野火”的独家记忆中,他对那一道奇妙的仿佛玉带水烟的波光,有了直观的印象,也诱发了一些思考。

嗯,不知是从什么时候开始,罗南觉得有些疲惫,感觉梦境再继续下去,不太妥当。

他想睁眼,却又发现眼皮异常沉重。

还好,几乎同步,外界有声息入耳,与梦境讯息截然不同:

“哥?”

是瑞雯在呼唤。

这一刻,瑞雯独特的嗓音就如同划过额头的冰冷剑锋,不至于伤人,却是最直接的刺激和警醒。

罗南倏然睁眼,发现屋里已经暗下去了,没有亮灯。瑞雯就站在床边,已经是出门的装束。

就那么睁着眼睛,罗南缓了几秒钟,才拥被坐起:“几点了?”

“下午5点。”

比罗南凌晨宣告要睡足的十八小时,提前了一小时左右,不过叫醒的时机正好。

这也不是巧合,瑞雯轻声解释了一句:“刚刚感觉不太好。”

“嗯,做梦时间太长了。”

罗南并没有说刚刚的精神和精力异常现象。

不理会这些负面效应,事实证明,他的选择是正确的:只有到了“破烂神明披风”的“外面”,才会脱离“帷幕”的遮挡,了解那边的信息。而且,当新摄入的信息情报与“披风下的三只猫”发生的、呈现的事情相对照时,便会有一些奇

妙的心得体会。

罗南手指屈伸,忽然很想画画。

想到就做,他没有与瑞雯进行后续交流,就在床上打开了虚拟工作区以及绘图软件,先画出了一幅仿佛山水的绕山玉带图。

正考虑是否进一步细化,冷不丁就听瑞雯道:“是莹莹姐的‘白虹’吗?”

“呃,也许……这个先不要对她说。”

“好。”

说话间,罗南下笔勾勒,在河流远端,恍如天外来处,便出现一个模糊人形,旁人看不出来,罗南却知,那是武皇陛下。

由于这位的出现,还有她所在的位置,这条“绕山玉带”就有了一些别样的意义。

罗南又沉吟片刻,在图上添了其他一些元素,才问瑞雯:“……姑妈他们回来了?”

“嗯,准备出发去疗养院。莫雅姐自

上一章 书页/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