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六十九章 镇水(1 / 3)

云海仙踪 树下野狐 75 字 3小时前

;

风在上,水在下。

许宣本能地旋身弹指,一记“风水涣”,“砰!”震得巨鲼张翼翻飞,从他右侧疾冲而过。

却见鲼背上贴伏着一个白衣人,宽檐素冠,衣带飘飞,苍白的脸上一双灰蓝的眼睛,冷冰冰地盯着他,就像是地狱里钻出的僵鬼,让人不寒而栗。

只一瞬间,那人已骑鲼冲至“瞎婆婆”面前,大袖拂卷,接连挡下了“婆婆”雷霆莫测的连环七剑。

光浪四炸,狂风激啸。

许宣与他们隔了八九丈远,脸上、手背亦被刺骨的阴寒之炁冻结了一层薄霜,心下大凛。不知此人是谁?看似年纪轻轻,竟已修成如此恐怖的阴极炁基!

“素晴”跃上鲼背,左手抓出一个两寸来高的青铜小鼎,也不知念了什么咒诀,朝着下方深渊一晃。

“轰!”

漩涡倒喷,四面崖洞的瀑流骤然变大,片刻之间,水面便上升了二十余丈。

“镇水鼎!”

上方传来一声惊讶的低呼,清柔悦耳。一抹白色身影翩然掠至,剑光如电,映照着那张让他梦萦魂牵的俏脸。

许宣大喜,白素贞果然也来了!

“镇水鼎”三字颇为熟悉,忽然想起她曾提过,此物乃是鹤鹿双仙的珍宝之一,被李师师、金花等人盗走后,落入洛原君手里,又由他转赠给了赵伯玖。

不知为何,竟又辗转到了这“素晴”手中?

鼎名“镇水”,或许是大禹用来镇水的上古神器,故有如此神通。

白素贞与那“婆婆”在“女娲肠宫”兜转了半晌,撞见此鼎,却似同仇敌忾,双双朝“素晴”攻去。

那僵鬼般的白衣人挥袖扫卷,骑鲼疾冲而下,有惊无险地避开了二女的闪电夹击。

“素晴”转头瞥了眼白素贞与许宣,又闪过一丝悲喜交织的古怪神色,格格笑道:“山高水长,后会有期!”

许宣翻身疾追,大浪扶摇,白沫扑面。阴寒彻骨的渊水灌入鼻喉,浑身恍如冻结,就连毛孔也尽皆收缩,难以施展“龙息诀”。

气泡汩汩,憋闷欲爆,一时间非但难以下潜,反被激流掀得朝上翻了两个跟斗。

等到毛孔舒张,重新输入清新的空气时,那两人一鲼早已消失在漆黑的深渊里。

白素贞水性远不及他,在暗流里翻腾了片刻,一无所获,被迫转身上游。

许宣追不上龙鲼,又找不着那“婆婆”,生怕再跟丢了伊人,当下紧随其后。

水面上涨极快,转眼便漫至洞窟弧顶,石壁上的彩色晶石没入黑水,霓光陡黯。

许宣跃出水面,见无其他去路,便指着窟顶的出口,大声提醒白素贞。

此时距离那方形出口已不过三丈之遥。

洞口长、宽各三尺,深约丈许,宛如一口石井。

许宣朝那“井洞”纵身直跃,翻身滚入先前所见的“蜃景”密室之中。

眼前一亮,灯火如昼。

密室形如八角,混金所制,坚不可摧,除了一个蒲团和数十盏铜灯,别无他物。

朱洞元兀自蜷卧在井口,昏睡不醒。

许宣凝神四扫,找不到任何门窗、秘道,于是封住朱洞元的经脉,来回猛扇了他七八个耳光,将他生生打醒,喝道:“牛鼻子,密室的出口在哪里?”

朱洞元神智恍惚,被他厉声追问了数遍,方想起发生了什么,双目圆睁,又惊又怒地瞪着他,哑声道:“那小贱人呢?你这小畜生又是谁?竟敢在我茅山放肆……”

话音未落,喉咙一紧,又被他掐住颈子,“啪啪啪”地连扇了几个耳光,眼冒金星。

许宣笑道:“老牛鼻子,嘴巴放干净些。偷你宝贝的妖女早跑没影了,再不说出密门在哪儿,你这茅山上清宫可就变成东海龙宫了。”

上一章 书页/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