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千一百五十七章 岁月之殇(1 / 3)

踏星 随散飘风 291 字 10天前

命卿瞳孔闪烁:“是岁月主宰构建的框架被打破了。”

圣柔看向它,又看向唯美宇宙,第二个,这是第二个。

第一个当然是因缘汇境,因果主宰构建的全宇宙最大的因果点被破,引出了巨城之战与之后一系列对因果一道,甚至对整个主一道不利的事,而这,是第二个被打破的构建力量。

不用想也知道中计了。

它看向别院院主。

命卿同时也看去。

别院院主静在原地没动,它,也懵了。自己被骗了。从头到尾,这里就是让自己给主一道挖的陷阱。它明白了,怪不得一直让自己待在别院,等得就是这一天。

本以为自己才是最安全的,实际上却是整个反流营势力利用的目标。

“我很佩服你们求死的勇气,能戏耍我们,你死得其所了。”命卿语气阴沉到了极致,岁月一道被破并非好事。

它们主一道之间的争斗再怎么样也不会影响主宰构建的框架,那是它们统治整个宇宙的基础。它们的争夺都在这个基础上。

而这些老鼠居然在破坏基础。

别院院主知道自己说什么都没用,什么都晚了。

它回忆与老瞎子它们相识的所有,原来,从最开始,自己就被算计了,甚至与它们相识也在谋算之中吧。

让自己了解反流营势力,了解的越多越会自我认为是核心,实则,它们根本不在乎自己的暴露。

反流营势力行事只为了对付主一道,只要对此事有利,可以出卖任何人。

原来,也会轮到自己。

圣柔一爪子拍出,将别院院主撕成碎片。

岁月荣境,当时诡返回的时候已经一片狼藉,最显眼的就是那不断散落的灰色时间,如同一条条挣扎的巨蟒,在岁月荣境扭曲。

时不战与时诡几乎同一时间返回。

而原本待在岁月荣境的其实有不少岁月主宰一族高手,与时诡同时从岁月古城返回的就有两个,可这两个,一死一伤。

“怎么回事?”时诡看向它们。

那两个岁月主宰一族高手没有参与自由期的战争,它们是时诡留下为了应对其它主一道的底牌,虽不是生命无限制高手,却也是三道规律,而这样的高手除了它们,还有好几个外界生灵,都是被雇佣的。

岁月一道比另外几大主一道提前准备了很久,暴露的已经让另外几方忌惮,而它们还隐藏着,生怕全暴露连气运一道都不敢与它们联手。

可没等用底牌,岁月荣境先被破了。

“是人类,一个瞎子。”

“还有一个纸片生物。

“还有一个我认识,是折心,去岁月古城前我去过残海,遭遇过折心,它也出现了。”

“还有一个是素心宗,流营黑册白字留名。”

一个个岁月主宰一族生灵说出了袭击者,时诡目光阴沉,身后,时不战怔怔望着远方,它没想到岁月荣境竟然落得与因缘汇境一样的下场。

对方棋高一着,算计了它们。

时诡转身盯向时不战:“你做什么去了?”

时不战叹息,没有说话,它做什么其实没人会管,毕竟是仅次于时诡的存在,可现在时诡明显怒急了,呵斥它。

时诡盯了眼时不战,没有再问,当即下令封锁岁月荣境,发生的事不准泄露。

而它则去找圣柔它们,看看那个别院院主是不是真那么不怕死。

可惜,别院院主已经被杀了。

它根本没有狡辩的可能。

围剿反流营势力,气运一道没有参与,只是由运山抓来了别院院主,而岁月荣境被破就因为别院院主,所以时诡去破厄玄境了,要气运一道给出说法。

破厄玄境,时诡,圣柔,命卿都来了,甚至就连千机诡演

上一章 书页/目录 下一页